帮助中心 > 诚聘英才

诚聘英才

一直以来对南美这片地球上离中国最远的土地总有着迷之神往,因为与世隔绝和得天独厚,也因为离地心最远的钦博拉索山和最大的亚马逊雨林,还因为神秘的印加文明,更因为洪堡和达尔文——两个在自然科学史上震铄古今的名字,虽然时代不同,但是他们的探索轨迹曾经在一个国家交汇,那就是厄瓜多尔

这次旅行也是憧憬许久了,但是由于春假时间有限,我们放弃了昆卡和钦博拉索山,简单地游了基多瓜亚基尔,而大部分时间则选择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度过。以下是基本行程:
Day 0 - LA经萨尔瓦多抵达厄瓜多尔首都基多
Day 1 - 游览基多(主要是赤道纪念碑和周围景点)。
Day 2 - 上午从基多飞往加拉帕戈斯群岛,下午乘邮轮游览Bachas沙滩
Day 3 - 邮轮第二天,游览Genovesa Island
Day 4 - 邮轮第三天,游览Batalome以及Santiago岛的Sullivan Bay
Day 5 - 邮轮第四天,游览Black Turtle Beach的红树林以及Cerro Dragon
Day 6 - 邮轮第五天,游览达尔文研究中心,下午乘公共独轮抵达Isabella Island
Day 7 - Isabella Island一日游,主要是世界上第二大火山
Day 8 - 一早从Isabella Island乘独轮回主岛并前往机场,飞回瓜亚基尔港,下午游览瓜亚基尔
Day 9 - 从瓜亚基尔波哥大飞回美国

其实行程总体还是比较科学的,但是由于遇到了十分糟糕的意外,以至于后面出现了十分难堪的局面,所以整个过程并不完全是愉快的。暂且按下不表,在后文会细说。

0. 令人绝望的开始

因为不想坐红眼航班,所以最后选择了在日间飞行的航班,春季往返厄瓜多尔的机票倒是不贵,只要550刀,时长也是最短的(包括转机时间只要八个多小时)。原本我们的行李都是可以不用托运的,但是在上飞机的时候空姐建议我们托运,因为我们基本是最后登机的,我还以为是乘客区的行李舱已经满了,我很错误地选择了把行李托运。但是由于转机时间过短(只有半个小时),而且我们从洛杉矶出发的飞机也晚点了,所以最后到了萨尔瓦多我们的转机时间甚至不到半小时。虽然人转机还是相当快的(只用了几分钟),但是行李的转运就过于匆忙了,我男朋友的行李箱因此被运丢。这使得我们在基多机场等行李和处理行李遗失问题花了大量时间,因为基多机场大部分流动工作人员并不会说英语,或者英语很烂,所以这件事情处理起来并不顺利。本来飞机就是半夜十二点到,经这么一折腾我们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到旅店,为了保证充足的睡眠和休息,我们第一天的基多一日游大概要牺牲掉半天时间了。对了,从机场到市区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打的,一出机场就有很多出租车,而且费用相当稳定,25刀(因为去机场有过路费,而且很远),上车直接给司机看旅店地址就好(厄瓜多尔的地址一般是两条路的交叉口),如果司机给你名片最好收着,之后会有用。

这里顺便说一下旅店,我在基多订的旅店是Heritage Inn,很便宜(加税每晚三十多刀)而且在Booking.com上评分颇高(8.7),但是到了那里才发现旅店里没有一个工作人员会说英文。所以建议不会说西班牙语的小伙伴在南美订酒店一定要订稍微贵一点的,至少每晚60刀以上吧,而且最好要避免Inn、Hostal、Hostel等字样。

就这样,第一天行李被运丢,入住的宾馆没有懂英文的前台,厄瓜多尔之旅的开头是令人绝望的。但是来都来了,旅途还是要继续的。

1. 基多

厄瓜多尔(Ecuador),国名起得很不走心但是非常直接粗暴,就是“赤道”的意思,所以马上暴露了它的坐标——横跨在赤道之上。

而首都基多(Quito)的名字则来源于两个土著词汇,Quitso是中心的意思,而To是世界、区域的意思,所以基多的直译就是“世界的中心”了。虽然基多城区离真正的“世界中心”(即赤道)只有二十几公里的路程,但是因为这里地处安第斯山脉,并没有热带该有的高温,事实上,这里是世界上海拔第二高的首都(如果不算拉巴斯这种非官方首都的话,这算是第一高的了)。我们去的时候正值三月下旬,也就是太阳直射点正好在赤道上的时候,气温居然也只有10-20摄氏度,不过正好这样的气温和我们的出发地美国加州基本一样,所以没有换衣服的烦恼了。

因为是雨季,而且天气预报写着基多这段时间每天都是100%下雨,于是我的出发着装是:一件短袖+一件衬衫+一件防水冲锋衣。然而,否极泰来。大概是老天爷觉得我们第一天实在是太不顺了,于是强行让100%下雨的第二天放了个晴,不是多云转阴,而是蓝天白云的那种完美天气。第一次觉得天气预报不准也是一件好事啊!

享受了旅店里还算丰盛的免费早餐,我们开始考虑找当地一日游的Tour,一般来讲,城市里的这种tour是很多的,可以直接找周围的旅行社,也可以问旅店的人。可惜,我们宾馆虽然在Booking.com上location评分有9.1,但是周围并没有任何旅社,而我们也无法与旅店的工作人员交流。好在在旅店提供的旅游宣传单里面找到了一家旅行社提供去赤道纪念碑的Tour,正好时间是从11点开始,晚起的我们也赶得及。但是宣传单里并没有提供旅行社具体地址(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厄瓜多尔人民的宣传水平),于是我们只能打电话给客服询问,虽然客服英文不错,但是由于厄瓜多尔神奇且复杂的地址表示形式,我们还是无法记录具体地址,就打了个的,当客服直接跟司机沟通。理论上,从旅店到行程起点并不远,打的只需要15分钟,但是倒霉的是,因为遇上了大型反堕胎游行,很多路都被封了,我们遇到了非常严重的交通堵塞,所以车开了一个小时也没到达指定地点,不过好在厄瓜多尔人民很实诚,虽然我们迟到但是大巴依然到了另外一个地点来等我们,我们在11点20分坐上了前往赤道纪念碑的观光大巴。全程6-7小时,双语解说包门票,人均30刀,不算便宜也不算太贵,有时间的话应该可以找到更便宜的,但是我们当时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厄瓜多尔

我们的第一站是Puluahua火山口。虽然最近的一次喷发是在2500年前,但是因为里面依然活跃的岩浆活动,这个火山依然被定义为活火山。所以,这里成为了世界上少有的几个有人类定居的活火山口。据导游说,因为离河流并不近,这里最缺乏的资源就是水,但是这里常常有云雾缭绕(在进山之前还是阳光明媚的,但是一进来就变得阴云密布妖风阵阵),当地居民就靠收集云雾中的水汽来获得淡水资源。Puluahua就得名于此,意为“Cloud of water”,我就把它译为“云得水”吧。

只因浮云遮望眼,我们难以见到这个火山口的真容,所以只能靠明信片上的图案来脑补真面目了。

我们的第二站是印加博物馆,其中起始点就是这个“Acoratene”,算是印加人民观测太阳的天文台吧。不过因为里面只有西语讲解,我们只是进去转了一圈拍了几张照。虽然并不懂细节,但是观测台里面的图案都有莫名的萌感呢。

一出来,就有萌萌的大羊驼(llama)给我们抚摸,某人摸着摸着还被他喷了一头。

接着我们就进入真正的印加博物馆啦,这里同时还是赤道博物馆,因为真正的赤道线是经过这里的而不是赤道纪念碑。

紧接着就进了园。第一站为印加土著的起居室。

下图为一位典型的成年印加男性。令人印象深刻之处有二:一是夸张的耳洞,据说这是他们的成年礼,耳洞越大说明越勇敢;另一个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很快能发现。

印加人大多在吊床上睡觉,而且吊床有时候还分上下,颇有学校宿舍上下铺的感觉,相当节省空间。一个起居室里面通常会住4-5个家庭,中间有一道沟作排水之用。

下图是印加人的墓穴。天下古墓都差不多,无非是尸体和一些陪葬品,只是他们这个比较简易罢了。

这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觉得很萌。世界各地的古人都喜欢造这种古朴可爱的雕塑。

看到下图,你一定会奇怪为什么一株生了病的仙人掌都要放到游记里,有密集恐惧症的同学甚至要关网页了。事实上,这株仙人掌上密密麻麻遍布的是一种叫Cochineal的昆虫,中文名为胭脂虫。这种原产南美的昆虫对于当地的植物是个祸害,但是对于当时刚发现新大陆的虚荣的欧洲人来说可谓珍宝,因为他们是制作胭脂色颜料的绝好材料,色彩鲜艳(比传统的茜草染的红色要浓郁得多)而且很难被洗掉,这种颜料后经东印度公司传到中国,我们又将这种颜色称为“洋红”。我们导游的手上总是有几块红红的印子,之前也不知道是啥,后来他演示了胭脂虫碾在手上的效果以后我们才顿然醒悟。

顺便值得一提的是,在古代,无论中外,因为颜料的难得,达官贵人对于色彩的追求常常是十分狂热的,而很多颜料的制作过程也是相当恶心,西方有胭脂虫,而东方也有紫胶虫;欧洲古代甚至有用腐烂贝类泡在尿液里制作出来的恶臭熏天的“皇家紫”,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忍耐能力。

接下来到了巧克力制作馆。南美是盛产可可的地方,于是我们也有幸亲自体验了一把生可可的味道。用手轻轻搓开,闻一闻,香气四溢,味道比任何巧克力成品都要浓郁。不过厄瓜多尔一直都只是生产优质原材料,直到近年来才开始大量盛产巧克力成品。黑巧的味道其实和西方国家生产的其实没有太大差别,不过价格略高,好处在于口味也比较多而且很奇特,有芭乐味的和辣椒味的。

再然后就是赤道一条线了,导游给我们介绍了一些简单的中学地理常识,地球自转公转以及地转偏向力等等,理论知识的讲解对于我们俩地理爱好者其实并没有特别大的吸引力。不过能在春分日前后(那天是3月25日)在赤道上走一遭也是很不错的体验,有一种仪式感吧。令我感兴趣的是地转偏向力的实验——很多人都听说过,从水池和便池里流下去的水的流向,理论上在北半球是逆时针的而在南半球是顺时针的,在赤道则没有任何旋转。但是,通常这种力只能在各种风暴气旋的卫星云图里可以得到证实,而在小尺度的日常生活中并不一定百发百中——因为它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小到很容易被其他力影响,这个问题在我们上学期的流体力学课上老师还专门讲了一下。我也曾经观察过在我的洗脸池和抽水马桶,确实不一定都是逆时针旋转,因为流下来的水常常会有一个初始转速。但是,这次在赤道上有一个专门做实验的可移动水池,我们把它搬到赤道以北、赤道以南以及赤道上来直接观测结果,虽然不是特别完美的实验,但是基本摒除了大部分干扰因素,最后的结果也是相当符合理论——在赤道以北水就是逆时针转的,赤道以南就是顺时针的,而在赤道上几乎观测不到转动。

这里还有些其他实验,比如,据说在赤道上立鸡蛋特别难,以及在赤道上闭着眼睛走路特别难平衡。但我觉得这些就是玄学了,地转偏向力哪有那么明显的效果啊。

接着参观了印加人民的客厅、厨房和纺织机。

在厨房里,看到了安安静静的活着的天竺鼠,没有变成食物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呢。

土著人民的纺织工艺相当奇特,是倒着来的,织什么图案完全靠脑补,真是佩服他们的想象力啊!

末尾节目就是看当地人跳舞,热情奔放,很有感染力。很多游客也跟着去跳了,然而懒惰的我并没有去。

<span style="cursor: pointer; position: relative; background-image: initial; background-attachment: initial; background-size: init
正品保障

正品保障

正品保障,提供发票

急速物流

急速物流

急速物流,急速送达

无理由退换

无忧售后

7天无理由退换货

实物拍摄

实物拍照

您的购物指南

特色服务

特色服务

私人定制家电套餐

客服中心

购物车 0